聯繫我們 登入

【案件有进展?】还记得19年前在校被妇女拐走的「小菘升」吗?想不到他竟然...

國際起底組 2017-08-18 檢舉

苦寻一番无功返
张天赐生平大憾

「寻人专家」张天赐曾替无数家庭找回失踪亲人,即算失踪者被关押牢房或是已逝死者,他往往都有法子找出下落(他称死者会托梦给他),偏偏小菘升案件,他束手无策。

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张天赐表示,事隔多年,他其实不想重提小菘升案件。小菘升的遭遇,是他心中永远挥不去的隐痛。

当年,他接到求助,立刻启动寻人机制。1万张寻人传单印好之后,交给全国邮差和德士司机,向公众派发。至于传媒,特别是中文报的配合,更是不在话下。寻人范围甚至扩至泰南边境,因为担忧拐童者把小菘升带离大马。

以当年来,这场寻人行动规模之大,可说史无前列。但最终,事与愿违。

一日又一日的过去,寻人行动力量渐缓慢下来。

张天赐反复思量后,有了决定。

「小菘升失踪一年后,我与邓家最后一次见面作总结。他们很明白事理,知道不可能无止境的搜寻下去。小菘升寻人行动就此告一段落。」

当年,马华投诉部的小菘升档案,里面详记一切数据,离奇的是,不知由何时开始,整份档案不翼而飞。张天赐的助手日前连手翻查整个橱柜,甚么都找不到。

情报未受重视
叹有人未尽力

对小菘升案件,张天赐始终有个心结。他说,马华投诉部当年接获的小菘升情报,全都是由他亲自处理,他认为,当中有个消息,颇具可信度。

「有个晚上,与菘升同校的一名小男生和母亲在外面用餐,目击一名妇女经过,男生对母亲指认,说对方是当天从食堂带走菘升的女人。该妇女于是暗中跟踪神秘妇女到某个建筑物,然后立即致电给我。」

张天赐说,他将情报转告警方,但警方后来说消息不实,事情不了了之。

「我个人是较相信这个情报。但既然警方说这消息不准,那就算了吧。几年前,警方口口声声说没有放弃查小菘升,然而,我可以直接了当说,至今不再有警方找我查问此案资料。」

拒让悲剧重演
兰花园华小做足保安

《中国报》日前重返兰花园华小,寻找当年与邓家有过接触的资深导师。触及昔日往事,有关导师悲从中来。

他语带哽咽表示,本身不曾教过菘升,但深深体会到邓家痛失骨肉的心情。

他说,每当发生掳童案,菘升案肯定是大众茶余饭后的话题,也令邓氏夫妇勾起伤心往事。

「小菘升失踪当天,下着大雨,学生们在食堂等候,我当时也在场,情况真得很乱……事情过去了,我们不要重提。倒不如,我们积极关注校园保安措施,向学生传达防范怪叔叔的保护意识,这会比追访小菘升课题更有意义和正面。」

同时,兰花园华小现任校长陈丽珍也认为,目前,全马校园的保安措施都有提升,兰花园华小也十分注重学生纪律,并希望家长树立良好榜样。校方时时呼吁家长,要遵守校园保安措施,向孩子灌输正确思维。

她说,有些家长心急,催促孩子放学时不要排队,要冲出校门;也有顽劣学生,放学后偷跑到校外,却对保安员撒谎说要上阿姨的车。

「我们无法确保学生踏出校门后,到底是真的上了校车或是回家。所以我们不能忽略任何危机。」

校方能力有限
父母必须看紧

一名严格监督校园安全的资深导师说,她举凡发现学生放学滞留校园,必问明原因。如果是上午班学生未依时被家长接走,会受到她严格处理,带到办公室等候,她则一边忙着处理工值,一边看管有关学生。

「我都会等到家长出现接走学生,才安心离开校园,再到其他学校接我女儿放学。孩子因为等我,却变成最后离校的学生。」

兰花园华小常提醒学生转告父母,必须注重子女安全,别在晚上7时后才到校接载。

陈丽珍校长也指出,该校日前发生一宗虚惊事件,一名一年级学生,因为祖父忘记来学校接他,吓得在学校大哭。

该校学生滞留校园,至晚上仍未回。老师体恤到校接孙的祖父年纪大了,顾及对方可能需较长时间小心驾驶,所以没立即拨电催促。老师陪伴学生一等再等,后觉不妥,遂联络家长。大约晚上9时,该学生才离开学校。」

她希望家长谅解校方为学生付出的苦心,促请家长明白,学生安全是双方责任,预防措施很重要,不要等发生了事情才补救,为时已晚。

父母追剧故意迟到
视校为义务安亲班

对校园保安十分重视的兰花园华小校方发现,有部分父母,不准时接孩子放学,反让孩子滞留校园,把校园当成义务安亲班。

该校一名导师放学后巡视校园,常会发现有学生未依时离校。探问之下,始知原来是家长主意。有者贪图方便,想在同一时间一起接走分别就读上下午班的子女,所以吩咐念上午班的孩子留在校园。

「我常常对家长直言,孩子是你们财产,请好好看顾子女。别把老师当成保母,别当学校是安亲班。老师不可能每一分钟盯紧每位学生,万一学生偷溜到高楼玩耍不慎坠下,届时该向谁追究责任?」

校长陈丽珍表示,她和其他学校教育工作者交流,听闻过很多离谱的迟接孩子放学的理由。有的父母,热衷于追看连续剧,看完了,才去载孩子。这类家长多数在晚上7时后姗姗来迟。

她说,不过,有少数情况确是情有可原,因为父母是上班族,下班后得从老远赶来学校,搁误了载孩子的时间。

「有的老师善解人意,查明是上述原因后,若是刚好与学生居住同一个住宅区,都会顺道载学生回家。但校方不鼓励家长养成对老师的依赖习性,因为老师不是保母。」

采访手记
真相永远只有一个

小菘升失踪的时候,我还在念中学,但对小菘升案件,印象十分深刻。这个案件当年很轰动。说起他,我就想到他的平头陆军装发型、单眼皮双眸大头照。

问及现代的年轻人,对小菘升,他们肯定有印象。当年的父母,都会以此案为鉴,将小菘升当作教材,警告儿子不要随处乱走或误信陌生人,免得与家人失散。

这么多年了,没人知道小菘升是生是死。当年科技不发达,家属只能靠海报、传单和媒体相助寻人。如果事件发生在今天的网络时代,信息传递弹指千里,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?

翻看当年报导,可得知邓氏夫妇的伤痛。他们找过数十名法师求助,也得警方、邮差、德士司机相助,寻人海报铺天盖地,但就是找不回爱儿。

记者日前找到当年与邓氏家人有过接触的老师,要求帮忙寻找邓氏家人,以了解他们目前境况。校方随即友善婉拒,只为保护邓氏一家。

一位老师说,多年以来,不停地有媒体到校探听邓氏夫妇的下落,她都一一挡架,成为邓家的守护神。

无论传言有多少个,真相永远只有一个,只是无人得知。

仅希望长大后的小菘升,如今过得快乐;也诚心祝福邓家的人,放下遗憾,生活安好。

來源:www.chinapress.com.my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
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